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所有新闻

上海在全国率先完成了地方宗教事务条例的修订

发布日期:2019-01-10

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表决通过《上海市宗教事务条例(修订草案)》,并将于2019年3月1日起施行。

此次修订工作历时一年,是国务院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施行后,全国第一个完成修订的地方宗教事务条例,发挥了立法引领和制度保障的作用,为制订地方性宗教行政法规提供了有益经验。

《上海市宗教事务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于1995年经上海市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通过,是全国出台较早且较典型的综合性地方宗教法规。2004年国务院发布《宗教事务条例》后,为了与国家规定保持衔接,本市先后于2005年、2015年对《条例》作了两次修正。《条例》实施二十多年来,既保证了党的宗教政策在本市得到全面贯彻落实,也保障了宗教信仰自由,促进了宗教活动与本市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维护了宗教和睦和社会和谐。2017年8月26日,国务院公布了全面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为了贯彻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上海市委、市政府要求认真总结评估本市现有涉及宗教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及时研究修订本市宗教行政法规。

2017年12月18日,本市正式成立了修订工作领导小组,并明确了条例修订的基本原则:贯彻落实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精神和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保障宗教信仰自由,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持法治统一,与国务院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和国家宗教事务部门的相关规定相一致,同时为保持《条例》体例的完整性,对上位法的相关条款作必要和恰当的引用;注重贴近上海宗教事务工作实践,体现上海特色,对《条例》原行之有效的规范内容作充分和必要的保留,对新增或者调整的相关管理规范体现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修订工作启动后,坚持定期召开例会,研究修订工作中的重大事项,分析存在的突出和难点问题,会商研究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

广泛听取意见建议

召开宗教界、宗教干部座谈会10多次;听取建议宗教界120多人次、宗教干部60多人次、专家学者10多人次;收集宗教界、宗教干部及相关部门意见建议100多条;根据意见建议对修订草案改稿30多次。针对宗教界反映强烈、社会关注度高、宗教工作中急需解决的问题,展开专题调研,并请相关领导进行协调;专程赴北京,向中央统战部、原国家宗教事务局汇报修订立法工作情况;制定《上海市寺观教堂和其他固定宗教活动处所区分标准》等三个配套文件,做好本市宗教事务行政许可相应的调整工作。

本次修订采用废旧立新方式,对《条例》作了全面修订,共10章60条,包括总则、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宗教教职人员、宗教活动、宗教财产、涉外宗教事务、法律责任和附则;其中,12条基本维持原有内容和表述,26条为新增规范内容,其余22条为调整或者修改的内容。

《条例》进一步维护了宗教界的合法权益,针对宗教活动场所合理布局、宗教教职人员参加社会保险、征收宗教用房等,制定了具有操作性的条款。

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要求设立宗教活动场所布局合理和符合城乡规划,本市结合多年实践,在《条例》中明确了宗教活动场所布局设置的程序和路径,使宗教活动场所合理布局更具操作性。

宗教教职人员作为特殊职业者可以自愿参加社会保险,是《条例》在2005年修订时广泛听取宗教界意见后予以明确的,此次根据国务院《宗教事务条例》,本市《条例》明确,本市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宗教活动场所应当为宗教教职人员办理社会保险登记。

《条例》规定征收宗教团体、宗教院校或者宗教活动场所房屋的,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重建或者货币补偿。宗教活动场所被征收房屋属于公有房屋租赁使用的,征收部门应当妥善安置,并按照规定给予补偿。

《条例》进一步规范了宗教事务管理。

2005年《条例》修订中增加了市和区县宗教事务部门可以委托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对本行政区域内的宗教事务进行委托管理,以解决宗教事务工作部门人手不足的问题。此次修订,《条例》明确了本市各级人民政府及街道办事处应当加强宗教工作,建立健全宗教工作机制,保障工作力量和必要的工作条件,协调宗教事务管理工作,明确了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依法协助政府管理宗教事务,进一步夯实了基层宗教工作基础。

《条例》除保留外国人集体宗教活动施行有效的规范内容外,对外国人在寺观教堂进行集体宗教活动和外国人申请集体宗教活动临时地点等内容又作了适当的充实和细化。

本次修订工作,我们始终把地方宗教立法工作放到党的宗教工作的全局中来思考、谋划,从宗教立法角度保障党的宗教政策和中央、市委重大决策的贯彻实施;始终注重对上位法的补充和细化,创设解决本地实际问题的规范制度,按照总结、继承、完善、提高的原则,全面梳理特色工作,总结成熟经验使之上升为法律制度;在宗教立法工作中充分发挥凝聚各方智慧、协调各方力量的作用,积极推进宗教立法开展。